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顽葱

会缘 谈趣 思哲 向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体检  

2010-10-28 11:22:02|  分类: 岁月留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   昨早5点多种醒,再也入睡不了,一定是前晚的酒闹事,也或许是树兄的习惯往西南方向偏移,突想起近日一年一度的体检进行当中,正好,去年就懒得检查而没去,今天得去,早去,免得人头攒动。
       还是不早,远远就见队伍排得熙熙攘攘......按既定主意,只查血和B超,让同志们逐项去明察自己的秋毫吧。
       排队,前面一女士略有不满地议论着,今天是女的检查,怎么还有些男的......俺于是低头细看体检表通知,果然,俺是11月1日才轮到,好在顽葱脸不够,玩笑凑:其实我刚做了变性手术,男性体貌特征还没来得及更换,需要一段时间......闻言众愕,齐刷刷回看,见顽葱和颜悦色着,又都整齐地抿嘴笑,发议论那女士刚巧认识,维持着笑小歉道,我是说前面那几个男的,要是只有你我才不说呢,是啊,我马上接话,这些男的......也真是......又迎来一堆笑,很好,被接纳了。顽葱问做登记的医生有没有棒棒糖,医生抬起一头的雾水,迷茫着顽葱,张着嘴答不上话,顽葱立刻一脸歉意地解释:嘿嘿,是因为小时侯形成的条件反射,遇到白大褂与针,理应都有棒棒糖的,医生斜瞅了一眼,摇着头笑,队伍也笑,搞定。抽完血就往外走,到门口发现不对,转回问医生我这棉球要按到什么时候才不出血,答说应该可以了,不放心再按一分钟,谢谢医生,转身边走边嘟噜,早知道上个闹表......
        去到B超室,黑压压几路纵队,顽葱恬着笑脸在昏暗的过道里东看西查,终于见到三位认识的大老爷们,相挨着坐于前后都是女性的长队中,类似假牙。顽葱冲着其中一位惊讶:啊呀,我认识一位男的,和你长得一模一样,太像啦......众声欢笑。顽葱大声地自言自语:咋办呢,现就我一个后到的男性,好像检查时都是两三人一组同时进屋的,如果那样的话......我会害羞的,众女性大叫,我们才害羞呐,刚才被我打趣的那老爷们好心地指着前面告诉我,马上就轮到进门检查的老李是个孤男,寻指望去,果然,于是嘿嘿地硬着脸直前,走到老李面前热情地招呼、寒暄,并同时不忘地将笑眯眯的满眼热情,送达排在老李后的诸位女性们。我皱着眉怀着不解的口气,指着老李及其身后女,”你们两三个一同进去......?好像那个.......嘿,嘿嘿......“,“没有没有,我自己进”,老李马上辩解,”哦,我就放心啦“,我故作释然,“你这个家伙”老李笑笑地指着我。“这样吧,为了提高效率,反正都要一次进去最少两个,我陪你进去,只是我就等于没排队啦,呵呵,谢谢各位爱心女士啊,我很大度并有礼貌地对着众女性傻笑,她们眼睛一翻一翻地抿嘴笑,不好拒绝。
        进到屋里才发现只有一张床,印象以前是两张的......正纳闷着,老李来拉我先上,互相推让一番,最后理应老李先查,除了原有的小毛病依然,其他都正常,老李乐呵呵地整理着衣裤下床,一脸灿烂。顽葱躺上,横在床上依然玩笑着,但女医生眼镜后面透露出不苟的目光,边查边与坐桌旁作检查记录的医生交换意见:你看,这是不是,但转过身来又不见啦,来,把油擦掉,趴着......,喘气,鼓肚子......鼓肚子,喘气......就这样反反复复地翻翻覆覆,一直用仪器在我右肋下窥探内部,医生是确确实实地要弄个水落石出,“以前有病史吗?”“什么病史?”,“曾经检查出过什么问题或者是有什么不适”,我刚皱眉,老李积极地回应“没有没有,我们在一个处工作了七八年身体好得很”,我马上附和是的是的,心想我和老李一个处的事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,看来老李愿为人说好话的厚道一如既往,也所以在摆平他们处的事上比较艰难,缺少性格和手段上的适当的大棒.....嗨,这都想哪去了。老李的好性子实在熬不住了,歉歉地笑着习惯性地欠了欠身子:有点事儿,我先走啦,“好好好”,我连忙抬身表达感谢之意,我一直专注于医生镜片里面的含义,倒将好人老李给忘了,拿人当自己亲属了。医生经反复折腾,终于万般无奈:起来吧,是这样,在你的肾,或者肾上腺,或者肠子里面,现在很难确定,“肿瘤”?我问,她答非所问:去照一下核磁共振,不要照CT,“哦”,我有所思地应着,在考虑如何写体检单结论的时候,医生斟酌再三,应是不好结论吧,“这样吧,你星期一再来一趟,那天又轮到我检查,我再给你仔细查查,假如不见了,也就不用核磁共振了”,医生转念对我说,“要得要得”,我忙不迭地点头......一群女性鱼贯而入,“别进来那么多,别进来那么多”,医生严肃提醒,有位央求医生让她先来,说实在憋不住了,我一听知道都是自己惹得,既不排队,还耗时太长,“你赶快出去了嘛”,躺床上的女性催促我,我说好好好,我不会看的,于是侧身斜面地横出门去,依然笑容满面地,不忘向在外焦急等候的众女性作揖为歉:谢谢,谢谢,转身急溜。
      那么,那个在我的肾,或者肾上腺,或者肠子里面的是什么玩物,有,还是没有?那又怎样呢,有与没有,都会在最后被证实,天定。所以,昨晚依然喝酒,还打了牌,并警告朋友们,一旦万一,拣最大的花圈送我,否则,哼哼,我是喜爱托梦的......嚯嚯。
 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14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